黔東南州權威媒體門戶網站

 

首頁 新聞 政務 圖客 視頻 文化旅游 黔東南故事 數字報

龍泉花開有朋來

發布時間: 2019-06-18   作者: 金如賢   來源: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: 王槐雪

  黔東南新聞網訊 今年“五一”期間,我們一行八九來人到了丹寨縣城,目的是登龍泉山觀賞杜鵑花海。

  龍泉山聳立于丹寨縣城西郊。我們從城中坐公交車,只三四分鐘就到了山腳。此時的龍泉山下,車水馬龍,人山人海,各種旅游商品琳瑯滿目,讓人目不暇接。

  我們是下午一點過鐘開始爬山的,爬山的人很多,從山腳到山頂,一路都是人,望去,像一排要把龍泉山隔成兩半的柵欄。順著山溝清亮的溪水,我們跟隨人流拾級而上。

  龍泉往上沒多遠,就到了龍泉山寺,寺廟所處位置似一把天然虎椅,你看,那如鐵鍋倒扣的龍泉山主峰, 是“椅”背,寺前左右兩側匍匐起伏至坡腳的山,是“椅”的扶手,寺前的山嶺上凸起的山包是“案臺”。這山形,這地勢,稍懂點風水的人都明白,這是塊寶地。

  一塊寶地往往都有一個傳奇故事,龍泉山也不例外。據說,古時有湖南、廣西兩個大戶人家請風水先生尋找墓穴寶地,兩家的先生都找到龍泉山,先找到的埋下銅錢著標記,后找到的插下竹簽著標記。若干年后,碰巧兩家主人同時去世,也同時抬到龍泉山來安葬,結果發現兩家所找的墓地都是同一個位置,于是,兩家人為墓地爭搶不休,結果告到山下的八寨縣衙,兩家都說埋有標記(銅錢和竹簽)作證,公差在爭議地挖地驗證,不料發現竹簽剛好插在銅錢眼里。縣太爺看到如此好的風水寶地后說:你們誰也別要了,如此風水當建廟宇一座,供百姓燒香祈福,于是就有了龍泉山寺。聽說此寺建成后,香火一直都很旺盛,到鼎盛年間,僧人滿門,有廟田20余畝,文革期間廟宇遭毀,二十世紀90年代初由民間集資重建,每年農歷三月三、六月六,以及重陽、端午、春節,都有大量來自全省各地的香客上山祈福還愿。

  眼前的龍泉山寺,燈火通明、熏煙裊裊,求神拜佛者絡繹不絕,燒的燒香,點的點燭,放的放炮,寺內外站滿了觀光的游人。也許在這里,也能領略到龍泉山的韻味了吧。

  我們相繼爬到坡頂的山坳處,當山頭的杜鵑花映入我們的眼簾的那瞬間,我們的第一反應是,呆呆地、啞啞地、怔怔地如樹樁般立著,目光探照燈似的向周圍掃了一圈后,把所有的感覺化為一句話:“哇!太美了。”

  其實,不到坡頂,是不算真正意義上的到龍泉山的,因為,它的韻味,它的精華,它的神采,都凝聚在坡頂,一句話,龍泉山的魂在坡頂,你在山腰看到的不過是整個風景的冰山一角。相當于一首好歌,只聽了幾句旋律;一本好書,只看了它的封面;一場精彩的球賽,只看了幾個進球。

  都說“高處不勝寒”,可龍泉山的杜鵑牛得很,它們是反其道而行之,越往高處,他們長得越精神:你看那規模,漫山遍野,鋪天蓋地;你看它那株距,密密麻麻,盤根錯節,相互纏繞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分不清誰是誰的根,誰是誰的干,誰是誰的葉。那親密得、要好得、團結得叫別的樹種沒法在他們中立足,只得眼巴巴地讓他們瘋長;你看那花朵,開得紅紅火火,層層疊疊,嬌艷欲滴。都說“好花還要綠葉扶”,杜鵑們才不管這套,只一味赤裸裸地開,無拘無束地開,大模大樣地開,它們似乎不允許有樹枝閑置,要求全“家”齊上陣,為達到出神入化、驚心動魄的效果,它們除個別開紫花外,一律開紅花。站在坡頂左看右看,是紅彤彤的一片,前看后看,也是紅彤彤的一片。最神的,是龍泉山的頂峰,如血澆淋,似蓋紅毯,妙不可言。

  我觀賞過畢節大方的百里杜鵑,游覽過貴定的“金海雪山”,但最吸引我的,是丹寨龍泉山。我喜歡它的色彩,那滿眼的紅,看了,令人溫暖、激動、振奮,忘卻煩惱、憂愁、不幸;我喜歡它的高度。站在海拔1474.8米的山巔上,鳥瞰遠處此起彼伏如海浪翻滾的山脈,不用翻書,不用請教,便直接領悟:什么叫“山高人為峰”,什么叫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,什么叫“不畏浮云遮望眼,自緣身在最高層”。于是,眼界開闊了,心胸豁達了,心情舒暢了……


湖南快乐十分购买技巧